棒球投各种变化球的手势
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林愛玥:歷史能否“口述” “口述歷史”離歷史真相到底有多遠?

2019-10-22 09:41:55  來源: 林愛玥公眾號  作者:林愛玥
點擊:    評論: (查看)

  一直以來都想聊一聊口述歷史,可誰都知道這是個吃力不討好且極容易得罪人的事,因此,也就擱下了。這兩天,就著@無為李爺說“口述歷史危害極大”,且得到了@中國歷史研究院點贊的“東風”,同時,本著阿Q“別人摸得,憑什么我摸不得”的“大無畏精神”,終于下定決心壯著膽子來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對“口述歷史”的粗淺見解。

  根據百度百科的定義,“口述歷史”是“一種搜集歷史的途徑,該類歷史資料源自人的記憶,由歷史學家、學者、記者、學生等,訪問曾經親身活于歷史現場的見證人,讓學者文字記錄、有聲錄音、影像錄影等。之后,作為日后學術分析,在這些原始記錄中,抽取有關的史料,再與其他歷史文獻比對,讓歷史更加全面補充,更加接近具體的歷史事件真實。”

  百度百科的定義未必是真正學術意義上的定義,權且做個參考吧。從百度百科對“口述歷史”的定義來看,“口述歷史”作為歷史資料的一種補充,是有一定的積極意義的。不過,有一說一,“口述歷史”最大的問題就是記錄者很難保證所謂的“歷史現場見證人”所“口述”的內容的真偽,連真偽都無法保證,那么,“口述歷史”的可信度必然要打個大大的折扣。

  辯證地看,如果所謂的“歷史現場見證人”所“口述”的內容是真實的,那么,必然是對歷史的有益補充;相反,如果所謂的“歷史現場見證人”所“口述”的內容是虛構的,則必然會導致歷史虛無主義。

  可能有人會說,“歷史現場見證人”所“口述”的內容只是原始資料,還需要與其他歷史文獻進行比對的,真金不怕火煉,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有什么可擔心的呢?話說,如果一切真的這么簡單就好了。前些年,以袁*飛為代表的“歷史發明家”在網絡上興風作浪,雖然這些“歷史發明家”發明的歷史最終大多被證偽,可是,不是所有謠言都能在第一時間被證偽的,這就給了謠言發酵和傳播的空間,“地攤文學”就是這么來的。更不要說,造謠動動嘴,辟謠跑斷腿,特別是一些似是而非的謠言辟起來更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因此,那些說“假的真不了”的人大抵上只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罷了。

  “口述歷史”的可信度除了取決于“口述者”的誠信程度(說真話還是說謊話),還取決于“口述者”的政治立場和認知水平。政治立場決定了“口述者”在“口述”歷史事件時必然是有所取舍的,我們可以設想一下:地富反壞右“口述”的新中國和翻身把歌唱的人民群眾“口述”的新中國能是一回事嗎?認知水平對“口述歷史”的可信度的影響同樣是顯而易見的,任何時候,都難免有人一葉障目,有人登高望遠,話說,山底下的人和山頂上的人看到的怎么可能是同一個風景呢?當然,需要說明的是,無論山底下的人還是山頂上的人都有“口述”的權利。

  除了“口述者”對“口述歷史”有著極大的影響,“口述歷史”的記錄者的影響同樣不可小覷,畢竟,誰都無法保證記錄者會不會對記錄對象、記錄內容進行取舍。如果記錄者的鏡頭對準的全都是地富反壞右,這樣的“口述歷史”又能有多大參考價值呢?更不要說,如果記錄者在記錄時對記錄內容進行人為篩選,那所記錄的“口述歷史”離歷史真相就更遠了。

  說了這么多,我并沒有完全否定口述歷史的意思,而是說口述歷史有著極大的不確定性。坦白說,我是支持口述歷史的,但我同時認為,口述歷史的記錄和整理工作必須規范起來。任何人都可以“口述”和“記錄”歷史,但是,任何人都必須對自己“口述”和“記錄”的內容負責。

  實話實說,我向來對“口述的歷史”沒什么興趣,就像對個人傳記和回憶錄興趣不大一樣。這里我倒不是說口述歷史、傳記、回憶錄就不能看、不能信了,而是說口述歷史、個人傳記、回憶錄等大多都夾雜著大量的主觀色彩,因此,必須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對相關內容去對比、核實,而我是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和精力的,僅此而已。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棒球投各种变化球的手势 190ko即时比分 青海11选五彩票 6十1中奖规则奖金黑龙江 2020年彩票初几开奖 腾讯欢乐麻将 qq欢乐麻将网页版 理财保险可靠吗 和好友玩的二人麻将 cba总决赛目前大比分 188竞彩足球比分首页 斗棋湖北麻将安卓版 世界杯盘口即时赔率 众晟商务股票配资 海豚海岸 欢乐麻将699最新版本 足球实施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