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投各种变化球的手势
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紅色中國 > 理想園地

小約翰·沃馬克:俄國十月革命遺產與當今共產黨人的歷史責任

2019-10-19 23:30:02  來源: 世界社會主義研究   作者:小約翰·沃馬克
點擊:    評論: (查看)
1226


李淑清 卞怡力譯

  [摘要]俄國十月革命賦予當今共產黨人的歷史責任,就是推翻資本主義,建立社會主義,向著共產主義努力奮斗。共產黨人要以布爾什維克為榜樣,把共產黨建設好,并在時機成熟時依靠工人階級從資產階級統治者手中奪取政權。布爾什維克黨人完成了這項偉大的任務。中國共產黨人也完成了這項偉大的任務,并承擔起了這份艱巨的歷史責任。共產黨人不要生搬硬套地走先輩們的老路,在不同國家、不同時期,革命面臨的形勢是不同的,要從實際出發,選擇符合本國國情的革命道路。當前,革命的時機已經來臨,資本主義已經充分暴露其致命缺陷,正在無法自控地、不斷地走向滅亡。帝國主義已經為自己掘好了墳墓,共產黨人的歷史使命就是做好戰斗準備,摧毀資本主義制度。

  [關鍵詞]俄國十月革命 共產黨人 世界社會主義運動

  首先,我想提醒大家注意“遺產”這個詞,請大家回顧一下這個詞的原意。由于很少使用,這個詞的原意已經逐漸被人們遺忘了。“遺產”這個詞來源于拉丁語legare,原意是“代表”的意思,即:委托某些人,賦予他們某種責任,給予他們某種權力,委派他們使用這種權力來完成某種特殊的任務。

  一、俄國十月革命賦予當今共產黨人推翻資本主義的歷史責任

  1917年的布爾什維克革命對共產黨人提出了什么樣的要求?現在,它又賦予我們共產黨人什么樣的責任呢?

  1917年布爾什維克革命賦予了共產黨人這樣的責任:共產黨人要以布爾什維克為榜樣,把共產黨建設好,做好掌握政權的準備;當時機成熟時,在工人階級的支持下,從資產階級統治者手中奪取政權;明確地、主動地、有目的地在本國奪取資本,建設社會主義;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繼續進行階級斗爭;消滅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盡快結束商品化生產,只為滿足人人平等的集體和個人的需要而進行生產;實現社會公平、人人平等、共同分享;熱忱支持其他國家的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開展世界性的社會主義運動,為最終實現共產主義而奮斗。總之,為了在全世界實現共產主義,共產黨人要在更多的資本主義國家建立社會主義。

  這無疑是一項偉大的任務,也是一份艱巨的歷史責任。這就是1917年布爾什維克革命的意義。過去,布爾什維克黨人完成了這項偉大的任務,承擔起了這份艱巨的歷史責任,而且堅持了幾十年。現在,中國共產黨人也完成了這項偉大的任務,承擔起了這份艱巨的歷史責任。還有一些國家的共產黨人也接受了這項任務,正在努力履行這份艱巨的歷史責任。

  但是,尤其是現在,很多人都說這份責任太重了。那么請問,除此之外,我們還有其他選擇嗎?那樣的話,無非就是聽任資產階級不斷毀滅,聽任資本家日益墮落、扭曲、冷漠、絕望、剝削他人。我想起了弗洛倫斯·里斯(Florence Reece)為哈蘭縣礦工聯合會煤礦工人罷工所寫的那首歌曲:《你站在哪一邊?》[1]。

  二、從實際出發,選擇符合本國國情的革命道路

  鑒于這項任務如此重大,這就向共產黨人提出了一個重大問題:共產黨人應該如何履行這一職責?現在該怎樣行動呢?

  列寧說,“向布爾什維克學習”。[2]實際上,這并不是要我們完全照搬布爾什維克當時的做法,而是要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做自己能做的事情。有鑒于此,我認為,盡管我們設立了一些紀念日,如巴黎公社起義、俄國十月革命、共產國際建立、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等,以此來紀念和歌頌那些在偉大的社會主義運動中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表達我們的敬仰之心,但是,這并不代表共產黨人要生搬硬套地照著先輩們的老路走下去。新的歷史時期已經到來,一味地走老路猶如旱地游泳、真空行走。1917年的布爾什維克革命不可能在今天得到復制,社會主義革命將會以一種新的、不同的方式發生。

  很明顯,在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時期,革命所面臨的形勢是不同的。如,1871年巴黎公社的革命形勢與俄國十月革命的形勢就大不相同,因為1871年的巴黎與1917年的圣彼得堡和莫斯科的社會條件是大相徑庭的。1871年時,巴黎城里大多是手工業者、商店和小制造廠,而1917年的圣彼得堡和莫斯科則是重工業較為發達,有著大型工廠和縱橫交錯的交通網。又比如,1926年的廣州和1927年的上海,與巴黎、圣彼得堡和莫斯科的情況又大不相同。當時共產國際建議中國效仿巴黎公社進行革命,結果,原本力量強大的中國共產黨人在“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中遭到大屠殺。再比如,發生在1918~1922年的俄國國內戰爭與中國國內戰爭的情況也有很大的不同,中國的國內戰爭于1930年首先在一個內陸省份爆發[3],持續了19年,期間還有14年的抗日戰爭,直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三、革命的時機已經來臨,我們要準備戰斗

  我們要摒棄模仿。如果我們研究一下以上大革命發生的條件,就會發現其深層的相似之處,就會聽到更深層次的共鳴,就會被一次次的革命震撼。

  今天,資本主義已經充分暴露出其致命缺陷,革命行動的時機已經來臨。資產階級不斷遭受失敗、并進一步喪失其統治能力,資本主義正在走向滅亡。列寧在1912年指出:“是否會有一場革命并不僅僅取決于我們自己,但我們要做該做的工作,我們的工作不會白做。”[4]這一論述表明,因為資本主義在無法自控地、不斷地走向滅亡,這就給共產黨人提供了革命的機會,如果我們共產黨人提前做好準備,就能實現革命。

  考察以下三次重大歷史性轉折,我們就會發現,一定的社會歷史背景是發生歷史性轉折的客觀條件。

  第一,1870~1871年的普法戰爭,為巴黎公社革命創造了條件。

  普法戰爭是一場真正的資本主義性質的戰爭,是一場兩個歐洲資本主義大國之間的角逐。在普魯士軍隊打敗法國軍隊以后,法國資產階級政府垮臺,資本主義統治力量薄弱,所以這時巴黎爆發了工人階級的反抗運動。但遺憾的是,由于缺乏共產黨的領導,其結果正如馬克思和恩格斯所悲嘆的那樣,“巴黎工人階級的反抗運動在大屠殺中被鎮壓了”。[5]

  第二,1914~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為俄國十月革命創造了條件。

  第一次世界大戰(其停戰100周年紀念剛剛過去)是一次典型的、徹底的帝國主義國家之間的大規模戰爭。這場戰爭歷時四年之久,所有新興帝國主義大國都卷入了這場戰爭,對歐洲四大帝國主義列強(英、法、德、俄)都造成了毀滅性打擊。1917年春天,俄國沙皇下臺。同年秋天,俄國資產階級議會制共和國垮臺,布爾什維克趁機奪取了政權。

  第三,1939~1953年的帝國主義反共戰爭,為中國革命的勝利創造了條件。

  1939~1953年的戰爭(這里主要指第二次世界大戰),既是帝國主義戰爭又是反共戰爭。一方面,美、英、法帝國主義列強同德國、奧地利、意大利和日本帝國主義列強交戰;另一方面,從1939年到1949年蘇聯爆炸了他們的第一顆原子彈,這些帝國主義國家都在某種程度上、以某種方式、直接或間接地、或多或少地在同蘇聯作戰。直到1953年朝鮮戰爭停戰,東亞地區的武裝沖突才結束,但是,東亞地區并沒有完全和平,只是進入了停戰狀態(現在仍然是)。正是這場巨大的戰爭,最早可追溯到1931年日本入侵中國大陸,一直持續到1949年,為中國共產黨把游擊隊建設成人民解放軍、打敗日本侵略者、打敗美國支持的國民黨、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創造了條件。

  所以,這就又回到列寧說的那句話:我們要做該做的工作。[6]

  我們現在該做的工作是什么呢?

  直截了當地說,我們該做的就是“當家做主”!具體說來,我們應該努力做好發揮領導作用的準備,向人民宣告我們已經為應對人類即將來臨的災難做好了準備,做好了為實現共產主義而奮斗的準備。當工人階級為了人類的生存需要奪取政權時,以及為了掌握政權需要共產黨的領導時,即將滅亡的帝國主義為世界工人階級奪取政權提供了非常好的時機。

  四、帝國主義已經為自己掘好了墳墓

  帝國主義國家將不可避免地一次次陷入經濟危機,而經濟危機又導致美元和以美元為計量貨幣的所有資本的瓦解。

  帝國主義還會引發一場又一場的戰爭,引發像阿富汗戰爭那樣的導致人民流離失所、衣衫襤褸的無休止的戰爭,或者像也門那樣的間接的“無規則”的戰爭,或者在美國、俄羅斯、中國之間引發相互攻擊,或者威脅其他核大國、使核攻擊的可能性增加到令人恐懼的程度,甚至還有更壞的情況發生。核戰爭威脅的時間之長將是難以預料的,它將會終結全球大部分文明,任何資本主義都無法幸免,只有共產黨能夠挽救這一切。

  環境危機已經不可避免地到來。這不是上帝造成的,也不是大自然造成的,而是資本主義造成的。資本主義在過去200年的經濟發展中,在工業、農業、肉類生產,以及砍伐森林、捕魚等方面對生態和社會造成的破壞,在過去的一個世紀里已經充分顯現出來了,在最近的幾十年來更是愈演愈烈。看一下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于2018年10月發布的特別報告《IPCC 全球升溫1.5℃特別報告》,再看一下美國政府于2018年11月發布的《第四次氣候變化國家評估報告》,你可能早就知道報告的結論了:地球氣溫已經比工業化前的平均溫度高出1℃(1.8℉)了。如果再上升0.5℃(0.9℉)的話,就比工業化之前的平均氣溫高2.7℉了。這樣的話,將會在全世界范圍內造成無法控制的、嚴重的生態和經濟后果,“極端事件”會更多更廣泛地發生,海洋會變暖,新型的更惡劣的風暴、火災、洪水、荒漠化會發生,對傳統食物鏈和公共衛生至關重要的物種會滅絕,發生爭奪耕地和水的戰爭,以及產生數以億計的移民和難民……

  為了避免這些災難發生,有些科學家要求,務必在2035年之前,最遲在未來30年內,即在2050年之前,在全世界范圍內迅速進行徹底的“減災”。這些科學家還制定了“減災”計劃,例如,到2035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一半,能源生產、商品生產和運輸業徹底脫碳,城鄉人口徹底搬遷,公路徹底改造,城市徹底重組,更加徹底地合理使用耕地和淡水等。根據“減災”計劃,到2050年,需要停止使用現在世界上最普遍使用的內燃機,即汽車。

  很明顯,沒有人敢保證,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列強為了“減災”,能夠“在30年內取消汽車的使用”,更遑論放棄石油、煤炭、牛肉、發電廠、噴氣式飛機和集裝箱運輸。

  當(不是如果)“全球變暖”的“破壞性影響”超出帝國主義的應對能力時,人類唯一可靠的、能生存下來的,是那些在共產黨執政下進行了必要的改革、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可以想象,當這些“破壞性影響”發生時,非社會主義國家的人民將會向共產黨發出呼救,請求共產黨這樣的政黨組織為人類創造一個可行的、公平的、共同的未來,而資本主義則無法做到這一切。

  帝國主義已經為自己掘好了墳墓,帝國主義無法阻止它自己制造的災難,這些災難已經降臨,不久將摧毀資本主義制度。共產黨人現在的使命就是:做好準備,應對災難,戰勝災難,建立社會主義。

  作者:小約翰·沃馬克(John Womack,Jr.)美國哈佛大學歷史學榮譽教授,《薩帕塔與墨西哥革命》一書的作者,本文是小約翰·沃馬克于2018年11月10日在美國馬薩諸塞州劍橋市馬克思主義教育中心舉辦的“俄國革命勝利101周年慶祝會”上的演講。本文經作者授權發表。

  譯者:李淑清,中國農業大學煙臺研究院副教授;卞怡力,上海理工大學外語學院學生

  文章來源:原文載于《世界社會主義研究》2019年第9期

  注釋:

  [1]1931年,美國肯塔基州東南部哈蘭縣的煤礦工人在工會的領導下罷工,礦主雇傭槍手恐嚇工人,毆打、監禁、殺害工會領導人,礦工們英勇反擊,雙方爆發了槍戰。山姆·里斯是當時組織工人罷工的工會領導人之一,遭到礦主及其走狗的追殺。在這個緊張的時期,山姆的太太弗洛倫斯·里斯撕下墻上的一張日歷,寫了《你站在哪一邊?》這首歌曲,以表達對礦工罷工的支持。

  [2]Lenin,V. Letter to American Workers[August 20,1918]. Lenin Collected Works 28. Moscow:Progress Publishers,1965:pp.71-75.

  [3]1930年12月,蔣介石調集10萬兵力,對中央革命根據地進行圍攻,即第一次“圍剿”。紅軍在毛澤東、朱德的指揮下誘敵深入,5天內連打兩個勝仗,殲敵一個半師,取得了第一次反“圍剿”的勝利。作者認為這是中國國內戰爭的開始。

  [4]Lenin,V.The Platform of the Reformists and the Platform of the Revolutionary Social.Democrats [November 5,1912]. Lenin Collected Works 18.Moscow:Progress Publishers,1975:pp.378-386.

  [5]Marx,K.,Engels,F.Paris Workers’ Revolution & Thiers’ Reactionary Massacres. Marx/Engels Internet Archive.http://marxists.anu.edu.au/archive/marx/works/1871/civil-war-france/ch04.htm.

  [6]Lenin,V.The Platform of the Reformists and the Platform of the Revolutionary Social.Democrats [November 5,1912]. Lenin Collected Works 18.Moscow:Progress Publishers Moscow,1975:pp.378-386.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棒球投各种变化球的手势 广东11选5平台 皇冠比分会员ccrr22 广东快乐十分 河北20选5 北京11选5开奖查 吉林11选5开奖记 豆豆江苏宜兴麻将 球探体育比分app下载 全球股市估值 猴子基诺 河北麻将打牌技巧 篮球比分网球探网 不要碰炒股男人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手机好友麻将 1998年世界杯比分